罗遥

    就是原文里有个片段吧,魏无羡刚从乱葬岗回来那会……
(下面内容)

    魏无羡的目光在蓝忘机和江澄之间来回扫动。三个人,竟然谁也没有先开口。

    半晌,江澄一扬手臂,扔了一样东西过去。

    魏无羡举手接住,江澄道:“你的剑!”

    魏无羡的手慢慢落下。他低头看了看随便,顿了一顿,才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又是半晌静默,忽然,江澄走上前来,拍了他一掌,道:“臭小子!这三个月,你跑哪里去了!”



    江澄道:“回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魏无羡道:“嗯。回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江澄喃喃重复了几遍“回来就好”,又抬头道:“你这破剑我给你拿回来后带了三个月,不想再带两把剑了!你也不早点回来!”

    魏无羡道:“我这不是刚出来吗?听到你和师姐都很好,你又在着手重建云梦江氏,这三个月辛苦你了……”

之前还有,魏无羡出现那会,江澄的反应比蓝忘机还要剧烈,虽说有性格原因,但江澄对这个师兄无疑是万分在意的。
只是再看到这里时候就想,当年魏无羡失踪了三个月,江澄就把随便背了三个月……那会不会陈情也被他随身带了十三年……

_____________
我也不是想强行凑这对,我还是站忘羡……
只是觉得江澄有时候让人心疼,他好像总是把所思所想写在脸上,又还要表现出一副与真实想法完全相反的样子,是太骄傲了,有不知道该怎么守护那份骄傲。

就像他对魏无羡明明是兴喜,激动,却非要表现出深仇大恨的模样,明明关心在意又非让人觉得两人不和、恨他入骨。

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这个锅肯定不只是江澄背,但还是有些惋惜吧,这对师兄弟我还是希望他们好。

「想到了就这么说了,没有整理过,估计也没啥逻辑。
观点就这么个观点,能接受的话我很开心,不能接受的话可以指出,只求不喷。

他抬眉,他低首,
他白衣胜雪纤尘不染,他颈系红巾踞傲似火,
从此两人便栓在了一起,注定了那悲怆的结局。

因为,他是肖倾宇……
他是方君乾……
肖倾宇永远放不下垂垂老朽的大庆……
而方君乾,一方红巾终是葬不了他霸业雄心……

肖倾宇以为一方红巾葬不了他霸业雄心,却忘了他曾为你袖手江山,倾覆天下。

___从此登高独揽江山无限,却再难以寻觅他温柔笑颜

那些人怎么也不会了解,像候爷这般顶天立地的骄傲男子,要有多少决心才敢在人前承认自己爱上一个男子的事实?
像公子这样绝世无暇的无双男子,要有多少勇气才会接受一个男子的红绳结发……
这样精彩绝伦的两个人若不是相爱甚深,何苦做这种悖理败伦之事?

方君乾便是这样,纵然举世皆非,纵然要与世界站在对立面,也要堂堂正正问心无愧的说出那句:本候爱慕公子无双!

此情上穷碧落下黄泉!
…………

桃花开满了平城的三月,肖倾宇在洛迦寺后山看见了仰卧在树干上的少年
他抬眉,他低眼
便如兜兜转转的阡陌小路盛开了三生三世的桃花绚烂。
有些东西注定势不可挡____
比如生,比如死,
比如黯下去的夕阳,
比如亮起来的黎明,
比如生生世世的执念,
比如摧枯拉朽的爱情,
再比如,      宿命的邂逅……

上一世,你在桃花树下等待我十六年,
十六年,日日夜夜脑海里反复出现你的容颜,
五千八百多个黑夜
五千八百多个只如初见    
十六年,碧落等到了黄泉。

既然上辈子诉不尽挚情爱恋,那就这辈子,下辈子,下下辈子,相信终有一世你我能携手比肩,共赏繁花!